麻烦鬼 X

这里是整天只想咸鱼,一碰到文档就头疼的留守阿姨
欢迎你们随时来关爱我QAQ

【雷卡生贺/短篇】 星辰·大海

●︿●卡卡生日快乐啊啊!!本来想码住当天发,但是晚自习9点40才放学……想想还是算了

●︿●如有ooc或者bug,全赖操作

●︿●表白雷卡,他们真的太棒了www

   “准备好了吗?”黑暗中有人低语。
   “当然老大!!”
   “佩利,你叫得太大声了。”
   “嘿你管得着嘛帕罗斯!”
   “闭嘴!”

   这一吼,所有声音都安静了。
   房间门被慢慢打开,一大片月光挤着门缝倾泻进来。
   “他回来了。”

――――――

   一样的晴朗,尽管时令转秋,但天气却仍很燥热。以前就听过有“秋老虎”这一说,如今真是再赞同不过了。卡米尔站在清晨的山顶上看着远方,思绪被无限放空。
   突然听到身后有浅浅地窸窣声,他转过身:“大哥,你醒了?还很早。”
   “嗯。”雷狮走过来挨着卡米尔坐下,揉了揉眉心,“昨晚睡得不是很好,半夜被佩利的呼噜吵醒了。”


   ……是一阵沉默。
   沉默是两人之间的常事,但彼此并不会觉得尴尬,反而安静才是解决一切的最好方法,对视一眼,便什么都明白了。
   此被名为的『默契』,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滋生而出。

   “还记得你跟我从雷王星逃出来的时候吗?”雷狮盯着远处隐入云朵的飞鸟突然问道。
   “……嗯?”卡米尔似乎还没反应过来雷狮突如其来且有些莫名其妙的问话。
    雷狮也没管他,像是知道他不会回答些什么一  样,继续说起来:
   “那天你被关在牢房里。因为几天前我带你去森林打猎,结果迷路了,被侍卫找到后,你被冠上【未能保护好皇子】的罪名,关进了小黑屋。后来我找了你很久,甚至把管家的腿打折了,他们都没告诉我在哪儿。”他停了停。
    头顶的太阳把卡米尔的眼睛照得生疼,他下意识眯了眯眼,却想转过头看雷狮的表情。
   “结果那里是他们关死刑犯的地方,”雷狮舔了舔嘴唇,“我卖了老头子收藏的烂古董,收买了他身边的一个侍卫,才知道的。”说罢还“切”了一声,“早在那个时候,我就想离开那什么狗屁地方了。”

   卡米尔从来没有想过雷狮会跟自己讲这些,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。就算是现在,海盗团里的所有事情,他都是一遍过。尽管自己会在脑子里想很多遍。
   但这并不意味着雷狮会不在乎。只要是关于他的事,雷狮都不会不在乎。
   “你还记得你当时跟我出来是什么表情吗?”

    啊……怎么会忘记,卡米尔用手遮了遮刺眼的阳光。
    从深渊里被救赎的自己怎么会忘记那天的场景。
    阴暗的房间里,铁窗被撬开。就像被堆积了多日的月光,把雷狮的身影都笼的朦胧了。阴影里,卡米尔隐约看见他微微上扬的嘴角,用同以往一样纨绔的语调伸出手,说“走吧卡米尔,一起离开这里。”
    雷狮的眼睛里映着自己,而自己的眼睛里,映着对方身后漫天灿烂的星辉。
    那时卡米尔觉得自己都要哭出来了,不知道是不是喜极而泣,就是很激动。
   『他真的来了。』卡米尔无数次在心里默念,『他终于来了!』

    渐渐听到了远处飞鸟归来的欢叫,似是从云朵间飞回,回到了自己的家。
   “大哥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些……”卡米尔拉下帽檐,遮住了眼中的情绪。
   “没什么,雷狮起身拍了拍裤子上沾的杂草,“心情好而已。”

【场外·用心暗中观察·帕罗斯and佩利
“他们在说什么啊帕罗斯??神仙对话???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呢?!!”
“你是听不懂的,这种心灵交流,狗要是听懂了还要不要人活。”】

    但是卡米尔心情一点也不好,他不明白为什么今晚还是他打猎,分明昨天已经打过猎了,这怎么算也轮不到自己。但迫于大哥的命令难违,他自己也只好照办。


   “准备好了吗?”黑暗中有人低语。
   “当然老大!!”
   “佩利,你叫得太大声了。”
   “嘿你管得着嘛帕罗斯!”
   “闭嘴!”

  
  这一吼,所有声音都安静了。
    房间门被慢慢打开,一大片月光挤着门缝倾泻进来。
   “他回来了。”


    卡米尔打开门时看到的仍是门外夜空的星光,黑暗的房间让他有一种穿越了的错觉。但他慢慢看清楚了,那不是什么穿越的幻觉。
    那是一个水晶球,一个装满星辉的水晶球。雷狮捧着它挑了挑眉,紫鸢色的眼睛在黑暗里闪着光,明媚的竟要把万千星辉盖下。

  
“怎么,喜欢吗?”
   “……嗯,喜欢。”『很喜欢』卡米尔在心里说道。
   “我就知道你会喜欢,”雷狮走上前把水晶球递给了他,然后在他的额头上浅浅印下一吻,“祝你生日快乐,卡米尔。”

   “喂喂!!这可是老大花好多积分买来的!!差点排名就跌了!!你得好好谢谢他啊!!”佩利在他们身后大喊,然后……然后被帕罗斯微笑地捂住嘴巴。

    不过身后的所有声音对卡米尔来说是空气般的存在。他的耳畔只有雷狮唤的自己的名字,眼前只有那颗最明亮的星星,他无比庆幸自己抓住了他,永远也不会放手。












【雷卡】寻找远方②

●︿●雷卡黑道paro

●︿●如有bug或ooc,全怪操作

●︿●最近沉迷小英雄,咸鱼太久QAQ 感觉是时隔多年的一更

●︿●没有前篇指路,上篇请戳头像,没写多少很快就能找到。

――――
天已经黑了……

脱下面具后的城市,在黑夜里也看不见真实,所有都被重新遮在了夜晚的幕帘下。
暴力、犯罪、欺诈、虚伪……

雷狮坐在办公室的落地窗旁,仰头抽着烟,眯眼看着仍旧没有星星的夜空,把脚翘在桌子上不停抖啊抖。音响里放的爵士乐把烟味冲淡,混在他并不喜欢的古龙香水气味中。

离昨晚差不多过了24小时,那几个受害人经过警方调查,是附近一家工厂里的员工,昨晚只是照例去小酒馆里喝酒,却在回厂的途中惨遭杀害。
『无冤无仇就被杀了,那也真是倒霉……』雷狮把烟头戳灭在烟灰缸里,转头招呼一旁闲的蛋疼玩手指的佩利:“去把情报部的人给我喊……”

“来了!急什么急 !!”雷狮话还没说完,就被一阵高亢的女声打断。对方二话不说,用高跟鞋“啪”的一声就把雷狮的门踢开。
“东西在这儿!我看你去调查这个人,也不嫌事多。”女人叼着棒棒糖“啪嗒啪嗒”地走过来,把电脑摆在雷狮桌上,“卡米尔,家族里的私生子,算是个少爷,不过因为他身世的原因也没什么人看得起他但最近没听到他的消息。他招你惹你啦??”
“在清楚他有没有招惹我之前,你最好先放好你的态度,凯莉。”雷狮放下腿接过电脑,“这里只有你敢这么对我说话。”
“……切,我还怕你了。”凯莉拿着糖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。

“所以……卡米尔他人呢?”雷狮看完后抬起头来,看着凯莉。
“被捆在地下室里。不过他倒是也很安静,被毫征兆和理由地带走也不闹事。”
“呵,那应该是猜到了吧。”
“老大老大!那个卡米尔需不需要我去把他狠狠打一顿?!!”佩利一下子蹭起来冲雷狮大招手,无聊太久了听到这种事还是很激动。
“不用,我也要过去。”雷狮起身抓起桌旁的【沙漠之鹰】“这件事不要让老头子知道。”
“嗯……那你下回得请我吃饭,我才会保证”凯莉哈哈笑着,转身走出房间,“好心提醒你,你得想清楚了,他好歹还是家族的人,打死了还是会追究的。”
“用不着你操心。”


卡米尔……雷狮在记忆里搜索着,隐隐约约是有这么一个人。
记得在自己12岁的生日会上,老爹为了庆祝特意搞了一个超大生日派对,但说是生日派对……雷狮要好的伙伴都没来,反而是自己老爹的朋友很多,他们聚在一起愉快地谈论着商事,好像过生日的不是雷狮而是他们。
然后雷狮就把这场派对搞砸了。
他用老爹送自己的那把格洛克手枪打掉了中央的大吊灯,在意识到什么危险的事将要发生了的时候,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得尖叫起来,女人们失态地飞奔向门口,慌乱之间胸垫散落了一地。雷狮站在高处得意地扬了扬头,对自己的“杰作”很是满意。
这时,他看到了坐在角落的那个少年,正端着一块小蛋糕默默地吃着,冷眼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变故,却仍很淡定地在一旁吃着甜点。
“……是个人才。”雷狮那样想着,却没有兴趣去管他。后来他才知道,那个人叫卡米尔,是家族里的私生子,那是他参加过的第一次派对,也是最后一次。


一路沉默,雷狮来到了地下室。阴冷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,皮鞋踏在地上的声音在幽深的通道来回窜。
对面那个人跪坐在墙边低着头,手被拷在身后的墙上。
“有什么想说的?”雷狮蹲下去把他的抬起来。
“……那是我受人委托,保证那一时刻没有任何闲人在场,才迫不得已。”卡米尔撇过脸,冷言道。
“受什么人,”
“不知道,他的下属都叫他F,我也只是一时兴起才在他那里接了工作。”
“哈,‘一时兴起’?”雷狮放下他的脸,拔出腰间的手枪上膛,“你是在家族里太闲了,去接外活是吧。”
还没等卡米尔反应过来,只听“pang”的一声一颗子弹擦着自己脸颊飞过去,然后一阵硝烟的刺鼻味飘了过来。卡米尔明显感觉到自己在那一刹那很不自觉地抖了一下,换来了对方饶有兴趣的目光。

“既然你那么闲的话就来做我的助理吧,反正我身边一直差一个人。”雷狮别好手枪为卡米尔松开手铐,“你是忍者的话,助理这种事对你来说你应该不难。”
“明天去人事部报道,上午应该就能过审,到时候你就来我的办公室吧。”
“……嗯?”卡米尔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了,结果……结果却得到了一份工作??还是一份并不好做的工作。
雷狮继续自顾自地说下去:“还有,别像那些人一样叫我少主,像傻逼一样。”他推开地下室的门走了出去,“叫我大哥。”

“老大老大怎么样?人死了吗?需要我去再补刀吗?!!”守在门外的佩利兴奋无比。
“补什么补,他已经是我们这儿的人了。”
“哦……那好吧……”
听着他们渐渐远去的声音,卡米尔……一阵无语,只好快速认清现实。

――――――

“哇,卡米尔你不是说啤酒苦不喝啤酒吗?”
“这不是啤酒,是果酒,甜的。”
“……哦”

金就很奇怪,以前都是自己找卡米尔谈心,这回怎么还反过来了,而且都不是在甜品店里谈了?!!金眉头一皱觉得此事并不简单,他和卡米尔朋友多年,看得出他有多郁闷。
“所以……发生了什么?”金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“遇到了些破事,”卡米尔抿了一口酒,“还有一个傻逼上司。”
『我的天还爆粗口了!!』金内心惊呼。
“啊哈哈哈哈不要紧不要紧,生活总是这样的嘛,有起有落才好啊……哈哈哈”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反正如果不说些安慰的话,今天他自己也别想舒服着走。卡米尔的酒量可是相当好的啊……
“可能吧,”卡米尔撑着头,
“一定很快就会腻的吧……”
“和那些人一样。”

轻微的词句没有被任何人听见,散在风里消失,不见……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时隔多年后雷狮再次回忆到他们初遇时,觉得自己只有睡地板的份儿……
但这雷狮真的写的我贼爽(嘿嘿嘿)
快开学了,应该能在开学前肝出03,但是不可能完结得了QAQ……不过我是不会弃坑的!

【瑞金/超短~~~篇】惊人!格瑞突然旧设?!!

●︿●一个超大的脑洞,晚上睡觉时候想到的(果然以后梗荒就多睡一点觉吧……)

●︿●背景是瑞金“夫夫”的同居日常

    金做了一个梦,很短,但里面的主角毫无悬念的是格瑞和自己。
――――

   那个梦里自己大约还是小学,放学后照例和格瑞走在回家的小河边上。
   突然,金心血来潮似的跳到格瑞面前,扯了扯他支在眉前的头发,问道:“对了格瑞,我早就想问你了,为什么你是银色的头发啊?而且造型还那么炫酷!!”
   格瑞突然停住,默默叹了一口气,似是知道这问题无法避免,便特高深莫测地甩了一甩头发,向金眨着眼睛,说:“其实……我是来自喜马拉雅的冰雪王子啊,”他眼角眨巴出来的星星把金的眼睛晃的生疼,“唉,没办法,既然都被你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,从今以后我就不能陪你一起回家了,再见吧!!”
   说罢格瑞用力单膝跪下,然后猛地一跳,消失在傍晚的夕阳下。
    “……嗯?”一脸懵逼的金还没开始吐槽,格瑞就飞走了,飞远后他甚至还依稀看见格瑞在空中加的特效……

     ……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”金“噌”的一声从床上坐起,苍白的脸上集着细细的汗珠。
    “……怎么了”睡在一旁的格瑞被他这一大套动作弄醒了,拉下眼罩茫然地看着对方。谁知金二话不说抱着格瑞的头就是一阵猛敲,把格瑞敲醒后看了看没事,又是好一阵亲吻拥抱,嘴里含糊着“呜呜呜……幸好你没变,幸好还不是旧设,可吓死我了QAQ”
   『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偶尔,金做噩梦的感觉还是不错的』格瑞这么想着,轻笑了一下,拍了拍抱住自己的树袋熊的背,说:“……笨蛋,乱想些什么呢。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……老格,你还是知道你的旧设挺吓人的吧
  
   

【雷卡】 寻找远方 ①

●︿●黑道paro

●︿●如有bug或者ooc 全怪操作

●︿●第一篇有些短小……

    “这回是真喝醉了……”雷狮靠在墙角喘着粗气,强大的酒劲让他一时半会儿缓不过神来。耳畔传来酒吧里吵闹的歌声和尖叫声,雷狮却只觉得脑袋涨得发痛,眼前也是一团混沌。『……嗝,看来今天得先走了。』他这么想着,摇摇晃晃地离开了街道。

     对于他们在这种年纪的人来说,这条街里有太多宝贝:夜店,酒吧,宵夜……是年轻人们享受夜生活绝佳之处,脱下虚伪面具的男女们在这里尽情地搂抱,接吻,无所顾忌。浓烈的荷尔蒙的气息混着香水和酒气充斥在整条街道上,红绿色的霓虹彩灯把街道都照得模糊起来,好像这里是什么仙境,来魅惑你向里面走去。

    不过雷狮对这些都不感兴趣,在这区最大的黑道家族的三少爷的眼里,这里的人迟早都得死,因为……这条街已经不安全了。雷狮越想这事越糟心,还有什么人敢在自己头上犯事?!

    雷狮拖着浆糊般的脑子凭着本能沿着街道向下走去,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,毕竟黑暗中所有场景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 突然一股强烈的气味顺着风迎面扑来,雷狮眼睛猛地睁大,这种味道对于他来说太熟悉了!
    这里,有尸体……
    他的脑袋在一瞬间被努力便调整清醒,左右观察了一下,这里似乎是一个小巷子的尽头,旁边的老房子把仅有的月光全部挡住了,只留下了阴影,混在漆黑的夜色中。越往里走铁锈中夹杂着尸体的腐臭的气味越浓烈,这里……应该才死人不久!他本想立即跑过去检查尸体,只见前方刀光一闪,然后传来一阵轻微的“噗通”声。

    雷狮冷笑着,摆了摆头,『呵,原来人还没走』,他放轻脚步站在阴影里,脱下自己的外套丢在一边,冲里面大吼:“谁在里面!”那人似乎动作一滞,然后瞬间丢出两把小刀准确地锁定雷狮的位置。“啧……”雷狮往后跳了两步侧身躲开刀后猛然发力往扔刀子的方向冲去。不过对方好像并不想有过多纠缠,在料到对方一定会冲过来后,他比雷狮更早一秒地跳到房檐上,然后“啪嗒”一声越到墙头,翻了下去,一系列动作轻快而精准。

    『逃走了……』雷狮深深地看着那个方向。
最后一秒,那个人回过头看了一眼,估计也是好奇是谁。在黑暗中闪烁着两双眸子,紫鸢色里溢着发狠的戾气,让人有种他马上就会冲上来杀掉自己的错觉。而另一双眼睛却蓝得透亮,清澈地映出如此平静的瞳孔很难相信是做这种肮脏活路的人。

    『是谁?』再恢复寂静后,雷狮慢慢走过去蹲下来查看尸体。无疑都是被割喉,一招毙命。所有人的脸也已经被数刀划裂,只是一团模糊的血肉,看不出模样。

    『到底是谁?!』当他准备去翻死者的衣口袋是,身后响起了一阵喊声:“少主!终于找到您了!您怎么在这儿啊!”

雷狮站起来,眼睛仍看着地下。也许是因为气场原因,来的部下都不敢靠近他,只能在身后弱弱地问着:“少主……您有什么吩咐吗?”

“给我查个人。”雷狮背对着他们,声音冷清,“那个人,是个忍者,最近应该还会在这里活动,”他停顿了一下,“还有一双干净的蓝色瞳孔。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我的天!!我早就想写黑道paro了,没有理由!!就是超帅!!!可能有些中二……(QAQ)
不过像雷哥这样的人,多中二一点也可以吧! :D

【太中/双黑】 太宰先生的花样作死

●︿●果然最喜欢的还是日常的双黑

●︿●不过我也是喜欢踩急刹车的人啊……

   太亮了。
   中也觉得自己家里从来没有这么亮过,所有的灯几乎都被打开了,把自己的眼睛照得发干。中也很不舒服的眯了眯眼,在床上翻了个身。
  
   是的,中也生病了。其实也不过是被子弹划伤后,伤口发了炎,再加上几日港口日益不安分的情况,把身子累垮了。以他的体质,这些根本不算什么,但首领居然意味深长地让自己休了假!然后……就在家门口看到了太宰。而且那个家伙居然还故作惊讶的说着“哇,中也真巧!在这里都能遇到!”什么的,当时真的很想一巴掌拍到他脸上,鬼信你!
至于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……是因为太宰特别一本正经地说自己会做菜,一定能照顾好中也,然后自己鬼使神差地让他进了家门。

    “太宰!饭!做好了吗!”
    “…………”厨房里传来一阵唔唔声,不知道他在干什么。
    “真是的,婆婆妈妈地在做些什么啊?”中也揉着头发,不情不愿地从床上下来,“话说太宰居然说自己会做菜!真是厉害了。”
    然而当他到厨房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:太宰嘴里一边咬着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自己的刀,一边熟练地切着三文鱼片,赤白相交的鱼肉被均匀切下,放在盘子里摆出好看的形状。然后他从衣口袋里摸出一包黑色粉末,全洒在鱼肉上。

      …………空气突然安静…………

   “太宰!你他妈在放什么!”
   “唔唔唔唔唔”
     中也深吸一口气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要么你把刀吐出来,要么就滚出去!”
    “呀,中也真是不温柔,我都来给你做饭了,你居然还让我滚。”太宰一脸受伤的表情拿下小刀,在水里冲了几下还给了中也,“不过你这把刀满是血腥味,我还以为你会把血擦掉,臭死了,你这坏毛病还没改掉吗?”
    “比起这,我更关心你为什么会咬我的刀。”
    “因为我看到自杀网站说吞刀片可以自杀,多么新奇的方法!所以就来试一试了。”
    “是吗?吞刀片多麻烦,”中也微笑地拿过他手中的刀,反手比向他的脖子,“我不介意在自己病假期间再杀一个人。”
    太宰轻巧地握住突然伸过来的手,用力往旁边一甩,然后一把揽住中也的腰往怀里拽,“不过你想要杀掉我还确实很难,而且我怎么会让你把我杀掉呢?我们可是要起一起殉情啊。”
   “呵,谁要和你殉……”
   “嘭!”
    一个巨大的爆炸声打断了他们,看来是锅里的东西煮沸了,灶台上溅满了紫红色的汤汁,还在不断地冒着泡。
   “呃……”
   “太宰!!!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!”
   

   『唉~果然还是变成了这样』中也轻轻摇了摇头,长长了的头发把脖子搔得有些痒,『在菜里面全放些毒药,就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!』中也在冰箱里乱翻着食材,无比懊悔地想着,无视坐在旁边太宰的深情目光。『诶?是只有青花鱼了吗?』他弯了弯嘴角,“正好,今天就宰了这只青花鱼。”中也这么说着,把青花鱼狠狠地压在菜板上,然后一刀下去,鱼头就被完美地分开,不带任何血迹,那一个畅快淋漓,让人都怀疑他是否和这鱼有什么深仇大恨。而太宰在一旁别过脸,感觉后颈微微发凉。
  “哼!”中也很满意太宰的反应,仰着下巴,得意的微笑。
   “中也啊。”
   “嗯?”中也回过头,他如今心情大好,连语气都不由自主的上扬。
   “你确定今天晚上要吃鱼?”太宰扑了过来,掰过他的肩抱住了他,头在中也的发丝间乱蹭,细细地吻过脖颈,留下一串好看的草莓印,他用一只手圈住了中也的腰,另一只手扶上了他的裤裆,炽热的温度透过布料直渗皮肤。中也被这突然的行为僵直了身体,随即好像叹了口气,捧起对方的脸,轻言:“不吃鱼那吃什么。怎么?你想做?”
    “当然。”太宰眼睛直盯着中也的红唇,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,慢慢侧头向他吻去。两人的距离越离越近,太宰有些厚重的呼吸扫过中也的脸颊,整个厨房里充满了暧昧的气息。
    突然太宰被面前的人用力推开,自己还没反应过来,中也就把他压在墙上。在太宰一脸懵逼之时,只听见中也戏谑的声音,

  “你做梦!”
   
  

【太中/双黑 生贺短篇】 只能是你

   ●︿●今天可是中也大喜(划掉)的日子!嗯,太宰先生会认真的祝贺的。

     【中也是只猪(ˉ(∞)ˉ)】
   “……哈?”

    一大早的,中也就在床边发现了这个东西――一个厚厚的本子,然后在封面看见这熟悉笔迹。本来就自己就没有睡醒,再加上这意味不明的本子和话,让中也足足盯了3秒仍是一脸懵逼。
   “太宰!这是什么玩意儿!”
    “哟,中也你醒了?”太宰穿着围裙慢悠悠地从厨房走过来,“这是送给你的surprise,看看吧。”
    中也狐疑地看了他一眼,一副『打开它会爆炸』的复杂表情,然后翻开了第一页。

【5月18日
   中也生病了,好心去看他,给他做饭,再顺势来个厨房play……可调情调到一半他居然开始就打我!中也这是生病生到连脑子也抽了吗?不过想一想他怎么可能打的过我?
  算了,看在你是病号的份上,饶你一次】
   『居然……是他的日记?他怎么会记日记!而且这事是什么,我怎么不记得了!』中也突然抬起头,难以置信地望着他,似乎想说什么,但最终又埋下了头。
   太宰饶有兴趣的看着中也脸上变换的各种表情,仿佛打开了什么神奇的开关,『就要这种效果!』太宰内心狂喜。

   【7月5日
     好不容易托关系买到了他想要的酒,拿给他的时候,他的眼睛里都在闪光!你看到我的时候都没这种表情!我是败给了酒吗!你等着,等你喝醉了,我们再慢慢算账。】

  【9月26日
     中也出差,没什么好记的。还有3天……嗯,让森鸥外以后别让他出差了。】
   『我就说为什么首领那天让我放心,放心什么?原来是这个家伙……』中也心虚地摸了摸下巴,瞟了一眼满脸坏笑的太宰,继续向下看。

  【10月13日
     和中也打架,他居然说要让我禁欲?可笑,分明爽是他说的,想继续也是他说的,什么都是他说的。唉,真是一个不坦率的人啊。】
   中也突然仰起头来微笑地看着太宰,说:“很好,我今天也让你禁欲。没商量。”
   “诶?!!”

  【11月29日
     工作意外受伤(好吧其实是故意的),偷偷跑回家,看见他极力表现出不关心,却又忍不住心疼的样子……忍不住了……以后多受点伤吧!】

  【12月25日
     和他过圣诞节,坐在我们经常去的咖啡厅,里面的温度有些高,让他的脸都红了,连领口都不自觉的敞开。窗外的人正在海港边放烟花,他偏过头往外看,眸子里盛满了五颜六色的烟火,仿佛万千星辰从天而降。
   他意外认真地说“太宰,以后我们去那里吧,全是星光的地方。”
   我说“好。”】

  【2月14日
    中也是一个很烦人的人啊,但是和他在一起的无数天里,他也是我唯一想要一起殉情的人,就像是会在一起过一辈子的人一样,不能分开,也不想分开。 】

  【4月29日
     生日快乐。】

   中也慢慢合上了本子,把它轻放到一旁。
   “怎么样?”太宰走过来坐在床边,用手轻挑他的下巴。
   “你多久写的这个。”中也罕见地没有打开太宰的手,语气里似乎听不出任何波澜。
   “唔……去年吧。不过你先不管这个,”太宰用力把中也的头仰起,看着他脸颊有不自然的微红,眼神往外瞟着。『噗,忍得真辛苦』太宰摸摸他的脸,突然认真地问,“你喜欢吗?”
  “……嗯”
  “我听不见诶,中也你是女人吗?说那么小声?”
   “啊?你才是女人!”中也本好不容易打算再说大声一点的念头,一下子就被这句话打压下去了。这人就不能好好说话吗!
  “不行,中也必须是我的女人!”
   “滚蛋!”中也朝他的胸口就是一拳。太宰熟门熟路的握住他的拳头,一手揽住他的腰,然后往怀里一拽便抱住了他。
   就像突然被顺了毛的猫一样,中也静静地靠在太宰怀里,房子里安静得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。

   “中原中也,生日快乐。”
  
  
  

  


  

【太中/双黑】 拜托,回来吧……

●︿●以前发的一篇文,发现里面居然有好几个错字,这里算是重置吧……(捂脸X

●︿●所以,如果不介意的话,请再看一遍吧(鞠躬

     黑色的。
    漆黑的夜晚,漆黑的空气……还有漆黑的风衣

    “一瓶白兰地”中原中也背靠在吧台上,盯着墙上的钟,声音低哑。
    这是中原中也第三次来这个酒吧,在街角的地下,隐蔽在旁边高楼的黑影里,不起眼,但也很安静。酒吧似乎只有老板一人,所以没人知道自己是谁,对方就算正与狼共处一室也无从得知。
    “哟,这位先生今天来的意外的早呢!”
    “是啊,工作结束的早,轻松了不少。”中也端起酒杯,里面的冰块碰撞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 很久了吧,那家伙走了。他撑着头手转动着酒杯,一阵烦躁涌了上来。今天不过是在码头接指定的任务“箱子”,但对方似乎也是异能者,中也突然想到『如果太宰在就好了』一时竟失了神,被对方的子弹划伤了手臂。
    “该死!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!”中也一怒,把手中的酒一口喝完,强大的酒劲使他的头脑有些发昏。
     “再来一瓶!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 “好的,客人。”
      中也突然仰起头,对上一双黑色的眼眸正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。整个世界仿佛都安静了,周围的事物也在渐渐消散,只留下中央的两个人,一个是自己,一个是那个自己想的那个家伙。
     太宰喜欢自己,其实早就知道了,只不过以前对于他的各种表白都是敷衍了事,即使有心里异样的波动也被很快地压下去,总是想着『自己怎么可能会看上那种家伙,烦人讨厌的死青鲭』直到他走的那一天,中也抱着89年的帕图斯在房子里喝了个宿醉。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想念……亦或是悲伤。『真的是走了啊……』

      钟敲响了的12点,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 “太宰,你……为什么会来这里”中也死盯着太宰的背影,确定他是真的,自己正想着的太宰治。
     “中也,你的目光真的太炽热了。我就在这里,别看了。”
     “混蛋!我问你会什么会来这里!”
     “想知道?”太宰把酒放到吧台上,慢慢靠近他,带着一如既往的笑,还有眸子里快要滴出来的温柔。
     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,还是这要命的目光,中也没有像往常一样一手拍在他的脸上,而只是微微转头,有些别扭的说道:
    “…………嗯”
    “好,我告诉你。”太宰掰过他的脸,看着他的嘴唇吻了上去。
     唇齿相触,尝到的是从来不属于黑手党的柔软,还有仍残留在口腔中的酒香。太宰没有想过这样的感情带来的可以是这种享受,就像到了天堂,不能停下,也不想停下。最后在细细吻过对方的舌尖后,放开了他。中也趴在太宰肩窝处喘着气,『可恶,居然那么熟练。』
     “我来是因为,我听到了你说”太宰抱住了中也的背,在他耳边吐气,“你想我了。”
     中也愣了几秒,然后慢慢地,也抱住了他,突然一拳头狠狠打在了他背上。
    “笨蛋!”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 “你要是知道我想你的话,就回来啊!”
    

  

【太中/双黑】 关于太宰先生的烦恼

●︿●横滨夫夫的“婚后”日常

●︿●内含太中,芥敦

    傍晚。
    空气中盛满了海的咸味,风把女孩的裙子吹起来,一直可以看到她们的大腿,街道上的人行色匆匆。远处的夕阳慢慢落下,把整个海面照得火红。

    “啊,人生真是艰苦啊!”太宰坐在天台上,仰天长叹。
    “是啊……”敦蹲在太宰旁边也是愁眉苦脸。
     “中也只知道工作,不知道回家,我一个人在被窝里超级寂寞啊!”
     “是啊……一个人超级寂寞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   『糟糕!好像在太宰先生面前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』敦身体一僵,默默地转过头。
    “哦?敦君这声感叹是怎么一回事?”太宰好奇地凑了过去,笑眯眯的脸上写着『敦君你放心,秘密的话我是不会说出来』
      “不不不,太宰先生!没有!什么都没有!”敦一把推开了太宰,红透的耳朵却暴露了所有。
     太宰直直地看着他,然后意味深长地笑了,拍着他的肩膀,说:“嗯,我知道!加油吧!”
    “诶?!!!”

     “喂?中也?”太宰无精打采的躺在沙发上,给12点钟都没回家的中也打电话。
     “等一下,我在工作。”中也简短地回答,背后是一阵枪声。
     “那你工作你的,我在这里听着好了。”
      中也似乎思考了一下,“嗯”了一声便不再说话。
      听着对面不断的枪声和无数人的惨叫,太宰想都不用想,脑内就浮现出中也用“重力操控”把迎面的敌人一个一个压到地上,永远起不来的场景。虽然说是一个矮子,但是太宰从来没有在能力方面担心过他,嗯……唯一需要担心的应该就是他对一件事的罕见的认真吧,例如――工作!
     过了好一会儿,那头似乎结束了,中也的声音又出现在电话里,一边喘息一边问:“怎么了?”
    “哇哦!中也你的喘气声真好听,我希望下一次你在床上也能喘得那么有力。”
    “别废话!”
    “好好好,说。”太宰连连点头,却突然停了停。
     『……怎么有种不详的预感』中也感到背后一冷。然后只听太宰嗲声嗲气说:“中也!你都三天没有回家了!哪道黑手党里有比我更吸引你的男人吗!”
    “好恶心!你再这样说话我今天都不会回来!”
    “好,说正事。”太宰清了清嗓子,“你知道吗,今天我和敦君聊天的时候,发现不过就是跟你们那边的芥川来往了几次,居然都说什么感到寂寞了!黑手党的毒害真的太大了。我们纯真的小朋友也逃不过啊……”
    “这么说来,怪不得芥川今天要求早些回家,原来是这样。”中也摸着下巴啧啧嘴,“唉,藏的真好,恋爱了我都没看出来。”
    “中也!你的重点放错了!”太宰严肃一吼“年轻人都知道要满足的事你怎么就不懂了呢!”
      中也愣了愣,一口回绝:“绝对不可能!今天太累了,我想好好休息一下,做这种事还是放到下次吧。”
     “真的吗?让我想一想……一瓶ABSOLUT(国际顶级伏特加)”
     “切,以为我这么好收买?”中也不屑的轻哼。
     “再来一瓶eXtra Old(最上乘的白兰地)”
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外加一瓶Lafite(世界上出名的葡萄酒之一)”
      “……好,成交!这可是你说的! ”中也忍不住了,咬牙同意了下来。
      “好的,中也,这可是你说的,那请你自己洗了澡后乖乖到床上吧。”太在最后轻笑了一声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 中也捏着手机,想着自己的今晚,无力地坐了下来。
     “妈的,太宰,你混蛋……”